bet356官网开户

比美还瘦的草原

作者:朱纪臻 | 时间:2011-12-01 13:04:17 | 来源:那拉提景区 | 点击[]次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因为美的瘦黛,天山把臂弯一揽,绿把广袤的土地变成鲜花盛开的一个梦,当你踏上去伊犁的旅途时……

 
那个吻你不想不行
 
草原是一种极致,草原是绿色的海,也有起伏的波浪。毡包是浪中的彩帆,羊群、马群是卷起的浪花。海岸是连绵的山峰,高高的云岭雪杉,列成队,排出行,在悬崖上傲然挺立,护卫这片草原。
 
在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河谷,有一片比美还瘦的草原,经过考古发现,欧亚草原文明的发源地就在这里……
汉朝开拓西域在这里的记载是鹿苑,延伸到《西域水道记》称其地“数泉喷涌,聚尔成川,其地多鹿,谚名鹿圈。”自高鸟瞰,草原展缓起伏,毡房点点,畜群云移。清代把那拉提多译作纳喇特,《西域同文志》释说“纳喇特达巴,维语:日照临之谓,雪崇山深邃,得见日色,故名。”纳喇特,即为有太阳。民间传说那拉提地名的由来是成吉思汗的一支部队路过此地,多日风雪弥漫,不想翻过山岭,眼前是云开日出,整个大草原一片辽阔壮美,山峦叠嶂,绿草如茵。几千西征将士不由大叫:“纳喇特!纳喇特!”(蒙古语意为最先见到太阳的地方),此后经哈萨克族语称呼为“那拉提”,那拉提由此而得名。
太阳刚刚探出头来,就用第一缕阳光亲吻这片无边无际的草原。天似穹庐,笼盖四野。于是,牧民的先祖们给这片土地叫了一个诗意般的名字:那拉提——最先见到太阳的地方。
蓝天白云下,深绿的山峦、翠绿的草地、清澈的河水映在你的眼帘中,还有那雪白的哈萨克族的毡房,那悠闲的马耳,或踱步、或饮水,点缀着这个宁静世界。
坐着当地的旅行车驶向伊犁的那拉提大草原,一直开出去了五、六十公里,路的两边都是满眼的绿,青草、绿树、远山都是深深浅浅的绿色。
以前对新疆的印象是戈壁、大漠、苍满山峦,还有那被烈日晒的有些蔫头的树叶。而此次旅途完全改变了我的印象,虽然太阳还是烤的厉害,但脚下满铺的绿草,犹如一张厚厚的绿地毯,这时的心情象快乐的小鸟一样,已经让我的足迹裹上了丝丝的凉意和湿润。      
那拉提是天山深处硕大的一块翡翠。
      如果用色彩来概括那拉提,那就是“海天碧绿”的袭人。
      这种翡翠般的绿称之为天之草原的绿——天山碧绿。
      碧绿的草原铺满了大地,沿着山谷,沿着河岸,沿着森林,沿着高原一直铺向天边,是绿戈壁,是绿大漠,是绿大海,是草原帝国呼啦啦的猎猎旌旗,更是万马奔腾的绿色旋律……
      在牛羊的眼中,草原是它们的生命线,宽容、谦逊、诚实、慷慨、简单、和蔼、吃苦、耐劳、朴素是草的品格。
     雪吻蓝天,雾绕松林,山峦叠嶂,碧草清风,雀飞蝶舞,牛羊悠然,携河流清泉为玉佩,披雪岭云杉 为霓裳的那种真善美的意境,那份心灵深处的震撼,只有在那拉提草原这个心灵家园才能找回。
草原落日,林海日出,山花浪漫,天马驰骋,是昔日草原帝国游牧宫廷之所在,是塞外江南的缩影,是一个冬天童话的开始,是雪莲故乡的传奇,我忽然感觉到,是一个热恋中不可缺少的吻,让你不想都不行……
 
油画中的天山牧歌
 
当进入6月份后,草地上的野花就盛开了,五颜六色的刹是好看。草原上时时可见一群群的牛、羊,它们或站或卧,你会时常觉得眼睛不够用,在一个转身、一个回眸间,呈现的风景都会让你眼前一亮。
 
进入那拉提风景区后一目千里,天高云淡,有远处的山,有近处的水,有新鲜的空气,有小鸟的啁啾,白云般的羊群,紫色的熏衣草浸染得草原花香袭人,流云停步……
那拉提“环肥燕瘦”的草原,梦境一般的那拉提,会使人神迷魂牵,在熠熠阳光中象一个音符,在跳跃中有一种莫名的力量,诱惑你靠近她,跟随她,你却始终摸不清她的步履,找不到界限,似乎可以闻见草原的气息,但是,她却藏在未可知的某个地方。
    你必须捧着一颗烧焦的心,耐心地寻找,越过一条河,沉默流淌的河水穿过一片树林,松涛呼应,仿佛万千骑士出征般的雄壮。面前的楚鲁特山沉稳而立,当你追随万千骑士登上山顶时,眼前的那拉提草原绝对会让你大吃一惊!
    六月的那拉提,正是她花样年华般香体舞姿,让你不做梦也会梦游一次的。新鲜的草原,嫩绿的草色,一片片的新绿连在一起,阳光灿烂的天气,漫步其间,那清晨花草叶上最后的一滴露珠,令你热血沸腾,不由放声高歌:“东边牧马,西边放羊,热辣辣的情歌唱到天亮……!”就在这时忽地一下风卷着团团乌云翻滚而来,你一点也不必惊奇,那拉提就是这样,她才不会应和你此时的心境。
瞬间大团大团的乌云卷雨而下,雨点噼哩啪啦地砸下来。无处躲藏的人们抬头就会看到,翻腾的乌云在瞬间裂开一条缝,阳光唰地插入云缝中,直射而下,光柱的乌云在急雨中透亮而光锐,只不过几分钟的功夫,乌云唰啦啦跑得无影无踪。天仍然无限高无比蓝;白云依然轻飘飘慢悠悠。哈萨克的毡蓬飘出浓浓的奶香,煮得牧羊人的梦无比醇甜。
雨后的草原酝酿着一场场别有趣味的马上运动,那就是哈萨克族的“姑娘追”,宛如飘荡在天山上的一首牧歌,让你魂牵梦绕挥之不去。
 
草原大地上的琴弦
 
登上平缓开阔的“空中草原”,立马远眺绵延的山川和更多的峰豁,展现在人们面前的那拉提,不仅有着阳光和激情,同样也有着深邃、沉稳、含蓄。又会催人产生一种新的冲动和继续前行的欲望……
 
驱车到空中草原夏牧场,您会被沿途青青茫茫的草地吸引,被五彩缤纷的野花诱惑,被既古老又年轻的榆树、云杉、白杨感染。几十公里一马平川的花草地,簇拥着木屋、毡房、马群和牛羊,透着一种温馨的美,成熟的美,丰富复杂的美。茫茫的草原上,河谷平展、山峰俊朗、河道交错、森林茂密,小草、溪流、绿树、鲜花,互为映衬,交相辉映,甚为美丽。
    那拉提草原是山的草原,也是水的草原,树的草原,花的草原,天马的草原,雄鹰的草原。每年5月至9月,多彩烂漫的野花开遍山岗草坡,密布草丛间隙,五颜六色,绚丽夺目,把那拉提草原装点得摇曳多姿。
每逢草原繁华似锦,芳草如茵的季节或喜庆的日子,哈萨克人都喜欢举行传统的阿肯弹唱会,来增添喜庆的气氛。“阿肯”是哈萨克族的民间诗歌艺人,每逢阿肯弹唱会举行之际,草原上方圆数百里的阿肯都会赶来参加这一盛会,把弹唱会作为考验自己知识、 经验和艺术才华的机会。有时,在阿肯弹唱会上,高手相遇,难分上下,歌唱双方相持不下,甚至通宵达旦。许多令人称绝的优秀唱词,通过弹唱会传遍了整个草原。
美妙的冬不拉乐器弹奏出千千万万的音符、曲调和乐段,几十位诗人小心捧出心灵的篇章,民间长诗和民歌、民谣也风尘仆仆地赶来,加入这浓烈炫目、质朴明丽、飞翔起舞的世界,把广袤的土地变成鲜花盛开的海洋……
听过阿肯弹唱的人,一定有这样的印象,就是直上云霄的高音颤动不已,在云彩里迅疾而逝,波浪般滑动扩散到天边,可以说这是天之音、云之音,它没有顶,它是露天的,一直向上疾飞飘动。即使你听不懂,你也能感到乐师歌手们呼应着、比赛般地、此起彼伏的即兴的合声天赋,脖子仰着、再仰着,直到不能再向更高更后的空间伸去……
那拉提草原与荒漠对峙,与雪峰相持,有一种丰富而复杂的美,多面而立体的美,大包容大深刻的美。这里游牧淳朴的哈萨克牧民冬天在山下,春天转场上山,夏天到了高山草地,秋天又开始了新的轮回。优美的草原风光伴着浓郁的哈萨克民俗风情,置身其中,就如同在盛宴中品味芬芳的美酒,馥郁甘冽,令人迷醉。
你来过了,就会觉得那拉提奇秀甲天下,深闺碧玉,诗境家园,一切才刚刚开始!


关闭

关闭